举世闻名的京剧艺术大师程砚秋在近半个世纪的艺术生涯中,精心钻研,勇于革新,创造了众多的优美艺术形象,积累了丰富的舞台剧目,发展与提高了京剧旦角演唱和表演水平,并以自己独特的艺术风格流派,赢得了观众的喜爱。

在程砚秋一生所演的许多剧目中,最为人所称道且至今历演不衰的,无疑首推《锁麟囊》。《锁麟囊》在程派艺术中属上乘佳作。程砚秋演此剧时艺术已达到十分成熟阶段,他为演《锁麟囊》,花费一年多的时间,在唱、念、做、舞方面倾注了大量心血,付出了辛勤的艺术劳动。特别是水袖身段动作,精湛绝伦,堪称一绝。

继程之后,很多程派传人在京剧舞台上演出此剧,也都闪耀出灼目光华。这个戏由前辈戏剧家翁偶虹编剧。全剧表达的是怜贫济困、同情弱者的人道主义思想。戏里将生活中普遍存在的种种有关不良现象加以浓缩,并进行针砭,具有一定的思想意义。

音配像《锁麟囊》

有幸的是,程砚秋首演《锁麟囊》时,我恰巧寓居上海,因而得以目睹当年公演的盛况,至今仍历历在目,留下极为深刻的印象。时为1940年4月,程砚秋率“秋声社”全体人员由北京抵达上海黄金大戏院(今不存)献艺。在程砚秋初演时,沪上报纸便刊登程将露演新编京剧《锁麟囊》的宣传广告。终于,在人们殷切的期盼中,此剧于4月29日正式上演。

1941年程砚秋《锁麟囊》录音

那天,黄金大戏院门前灯光闪亮,前厅摆放了不少花篮,多为上海戏剧界人士馈赠。戏单上则印有《锁麟囊》的剧情说明、演员表及剧中主要人物薛湘灵的全部唱词。《锁麟囊》一剧演员搭配齐整,南北名伶荟萃。旦角吴富琴饰赵守贞,旦角芙蓉草(赵桐珊)饰胡婆(现多由丑角扮演),老生张春彦饰薛良,老旦孙甫亭饰薛母,小生顾珏荪饰周廷训,丑角刘斌昆饰梅香(现改由花旦扮演),丑角曹二庚饰丫环碧玉,老生王荣森饰赵禄寒,丑角李四广饰老傧相,丑角慈少泉饰小傧相。程砚秋那年虽只36岁,但已人高体胖,有人担心:他这样的体态,演旦角戏还合适吗?但当程砚秋一出台,人们这种担心便全打消了。因为程砚秋采用了腿功、步法、眼神、手势、水袖诸种功夫,更利用脚步“存腿”,身体就不显得那么高了。再加上含胸、拔背、垂肩、坠肘,形体也似乎缩小了,整个形体有了很大变化。

多年来,不少戏剧评论家认为《锁麟囊》堪称“集程腔之大成”,此一论断洵实非虚。戏一开始,程砚秋闷帘几句念白,未见其人,先闻其声,顿使台下一片肃静。之后,程饰演的薛湘灵冉冉上场,全身富家小姐的娇纵神态,一段悠扬宛转的〔四平调〕,使得观众不由走进了戏中意境。当演到薛湘灵挑选嫁妆感到不满时,程使用了两个抖袖动作,非常巧妙生动。

紧接下一个重点场“避雨赠囊”,更让观众倾倒。那段脍炙人口的〔二六〕转〔快板〕的唱腔,程砚秋充分表达出剧中人在不同环境里的思想情感变化。一开始所唱的“春秋亭外风雨暴……”,为表明薛湘灵新婚出嫁,嫁妆丰富,气派非凡,唱腔明朗爽快。当家人薛良问明邻轿赵守贞哭泣的缘由,薛湘灵开始感悟到人间存在贫富不平的现象,生活并非自己想象的那样美好。于是,由“薛良一语来相告”起,唱腔尺寸加快,通过音色与曲调的变化,薛湘灵从对人世的迷惑逐渐转到对赵守贞的同情和怜爱,遂产生赠送珠囊之念。其间唱到“忙把梅香低声叫”一句,行腔宛转跳跃,俏丽清新,所使用的颤音,尤具一种“间关莺语花底滑”之妙,成为前所未有的绝妙程腔。

随之,另一重点场“寻球认囊”, 薛湘灵因登州大水遭难,避难莱州,在卢员外宅内任仆妇。处于困境不禁缅怀往事。程砚秋在由〔二黄慢板〕转〔原板〕再转〔快三眼〕的那一长唱段:“一霎时把七情俱已昧尽,参透了酸辛处泪湿衣襟……”中,充分展现程派艺术独具的凄凉委婉、曲折多变、荡气回肠的唱腔,渗入观众的心田,曲曲传情地表达出这位落难妇女身处逆境时的孤寂、落寞、哀怨的心理流程,引起观众的同情与关注,获得了良好的艺术效果。程派艺术除歌唱以外,也将身段、步法、水袖、指法当作艺术的主要部分,形成了个人的独特体系,并作为一个完整的艺术流派,显示在舞台上。《锁麟囊》演至薛湘灵陪卢公子玩球时,不料卢公子将球抛到珠楼,逼薛湘灵寻找。程砚秋此处更有出色的表演:程先是不敢贸然上楼,全身战战兢兢,一步一回头;待上楼后,从低处寻觅,连用了两个正反快“卧鱼”,随即水袖翻飞,如翼如帆。在动作变得迅急之时,程蹲身仰望,扭腰、翻腕,双袖不停飞舞。而当见到旧日出嫁时的锁麟囊,以极为惊诧的神情,双水袖猛扑上前,紧紧抱囊失声痛哭。这一系列繁难的身段与水袖动作,被程砚秋表演得有条不紊,圆顺自如,很可看出他的基本功的扎实深厚。

第三个重点场“重温往事” 程砚秋所饰薛湘灵向卢夫人(即赵守贞)陈述当年春秋亭避雨的往事,以〔西皮原板〕唱道:“耳边厢,风声断,雨声喧,雷声吼,乐声阑珊,人声呐喊,都道说大雨倾天”与“她泪自弹,声续断,似杜鹃,啼别院,巴峡哀猿动人心弦,好不惨然”这两段长短句既展现出翁偶虹的文采典雅、精美,也显示了程派独有的若断若续、声虽断而意不断的唱腔特色,从而增强了戏曲艺术的感染力。戏演至此,有的观众以为戏将收场,欲离座而去。殊不知剧尾还有一场好戏,即最后的重点场“灾后团聚”,程砚秋在继承优秀传统基础上又有所创造性地发展。

当薛湘灵与母亲、亲子、丈夫灾后重逢中,虽然用的是〔西皮二六〕的板式,却融进了〔慢板〕、〔原板〕与〔南梆子〕等各种调式的旋律。程砚秋陡见老母在自己面前,以一段“猛抬头见老娘笑脸相向”有力地强调了母女重新团聚的真挚情感。特别是其中的一个〔哭头〕:“儿的娘啊……”,唱得凄怨动听,将母女多年未见却又异地重逢之情,表达得悲喜交集,亲切感人。随后,薛湘灵与爱子的重聚,又用了一个〔哭头〕:“我的儿啊……”。充分体现了薛湘灵对其子的慈爱,以及看见儿子时喜不自胜的真挚内心。嗣后,因薛湘灵穿戴华丽,仪表端雅,引起丈夫周廷训的误解。程砚秋以“望官人……”的一段唱腔,将薛湘灵欲解丈夫疑虑,但又碍于在众人面前不好明言的矛盾心理,唱得极其细腻传神,受到在场观众的啧啧称赞。

《锁麟囊》首场演出获得巨大成功,闭幕后掌声久久不停,一时轰动了整个上海剧坛。接着,此剧在黄金大戏院连演10场,仅换了一天戏码,观众就纷纷要求续演,不得已,加演了10场,之后还应观众的一再要求,又加演了5场,前后一共演出25场,可谓打破了当时任何一个新编京剧在沪上演场次的最高纪录。而且70余年来,《锁麟囊》已在全国广泛流传,成为程派艺术中的不朽名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