单玉清《日长风暖》

内外兼修观复循常

单玉清夏日西山写生纪实

列夫·托尔斯泰曾经说过:“正确的道路是这样,吸收你的前辈所作的一切,然后在往前走。”每个民族的文化,都是这样在传承与创新、再理解传统再试图创新中,走出自己的发展路径。艺术正是如此。

传移摹写之外,写生是对山水的直面感受。中国画创作过程讲求“外师造化,中得心源”,写生作画是“吸进千江水,呼出万重山”的一个过程,对天地万物的亲身游历,俯仰间放大格局,增益清新与雅致,积累胸中块垒,书于纸上,画面自然而生动。

单玉清《古韵秋风》

南南北北的山,单玉清写生过不知道多少次,这次有些不同。夏天,绿植覆盖了山体,纹理几乎不见,所以本次作画辅以更多青绿颜色来表现。在用色上,单玉清很有经验,既大胆,又不媚俗,色调和谐生动,画面气韵生动。取舍之间,也是一种魄力。就着山里的清风和白云,席地而坐,品茶赏景,处处皆可入画。高山巍立,流水潺潺,心中无事,静等好画。

本次不是简单的对景写生。沿着京西茶马古道游走,商贩的铜铃声隐约不绝于耳,远古的烽烟、民族的交往、宗教的活动都沿着一条条小道,活泼泼再现,文化的繁衍,随行流淌,金色的浮雕在路旁延伸,“古道、西风、瘦马”,坐看夕阳西下。

单玉清《山居》

写生不是复制,画得更像更逼真,不是目的,所以看山、体会山的意义更大。山顶之上,闭目养神,体会来自远古的风,和历代名士伟人如山一样的担当。掬天地之精华,采日月之香葩,感受造化,颐养精神。写生活动,既能成就心境,同时成就艺术。

单玉清的作品,这几年有不少变化,在于他多次写生之后,从大量的笔墨实验中由来的体会,使他更能通过笔墨表达内心的情感,悉心探索自己的绘画图式,对色彩的研究和画面的重组与构成,往往能感受到艺术家的美学体验和能动性,这非常难能可贵。山色氤氲中,色彩的丰富与梦幻,让人心动感叹,个中体会不可言传。每次写生之后,回到工作室,都有一番新的探索。

单玉清《片云飞暮雨,潇洒小亭闲》

两岸猿声啼不住,轻舟已过万重山”,如今一日千里的风景变化,历历在目,一草一木真真切切。当年黄宾虹老先生九上黄山,“搜尽奇峰打草稿”,每一次的感受都大为不同。正是写生的意义。

事物从来不是单独存在的。荷花从来都不只是荷花。还有清晨吹过的风,刚刚滑落的雨珠,曾留下过影子的蜻蜓,脚底下游过的鱼,以及深深扎根的淤泥。单玉清的作品,同样在于他一路走来的阅历,在于他看过的风景,和他可贵的心理变化。

单玉清《白云柴门深》

见山是山,见山不是山,见山还是山。生命体验的意义,在于苛求,在于严酷的苛求之后的轻盈,期待单玉清的作品又有不同。

陈荣

2020.6于卧牛斋

单玉清《惊涛》

单玉清写生掠影

画家单玉清